Project Description

衛教資訊基因豹報

遠離擾人的火燒心-胃食道逆流與基因

2024-05-17
「喝咖啡、吃甜食…你又胃食道逆流了嗎?…」是大家熟悉的廣告詞。困擾很多人的「火燒心」可以說是現代人的嚴重的文明病之一。而這把火就是「胃酸」但燒的可不是心,而是同樣在胸腔內縱隔腔位置的「食道」。而被「燒傷」的食道,會伴随不得不警覺的可怕疾病風險。

胃食道逆流的發生率,在美國約為20%,亞洲國家雖然較低一點,但近年來也有上升的趨勢。而台灣過去大約只有5%左右,但有逐年上升的趨勢。有研究報導台灣的胃食道逆流盛行率已高達25%,也就是每4個台灣民眾中就有1位有胃食道逆流的問題。

● 為什麼會發生「胃食道逆流」?
食物進入的體內會依序經過口腔、咽、食道、胃、小腸、大腸、肛門的消化道。食物由食道進入胃部後會刺激胃酸分泌,進行食物分解。而食道和胃交接處有一圈名為「賁門」的括約肌可以防止胃部內容物逆流回食道。過多的胃酸或是賁門的不當開啟都會導致胃中含強烈刺激的胃酸的內容物逆流至食道,而造成下部食道的灼傷發炎。這樣的消化道疾病就稱為「胃食道逆流」(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GERD)。

胃食道逆流主要會引起三類併發症,包括逆流性食道炎「非糜爛性逆流疾病及巴瑞特氏食道症。分述如下:
逆流性食道炎又稱做糜爛性食道炎,是因為胃酸侵蝕引發食道黏膜受 損、發炎,甚至潰瘍或出血。臨床上使用洛杉磯分類(LA Grade)將食道發炎的程度由輕微到嚴重分成A、B、C、D四個等級。
非糜爛性逆流疾病是指有胃食道逆流之症狀,如胸口灼熱(火燒心)、悶痛、沙啞等,但並未見食道發炎病變之疾病型態。
巴瑞特氏食道(Barrett’s esophagus)是由於長期胃食道逆流導致食道細胞受到反覆胃酸刺激發炎,而使得正常之食道鱗狀上皮細胞變異成柱狀細胞。全球約有3-14%的胃食道逆流病患合併巴瑞氏食道症,此症被視為食道癌之癌前病變。病理診斷確診此症之患者未來發生食道腺癌的機會是一般人的數十倍

● 危險因子
胃食道逆流的可能的風險因子最常被提及的就是肥胖過度飲食(吃太飽)飲酒抽菸。而咖啡、茶、辛辣刺激過鹹食物可能也和胃食道逆流的發生有關。此外,情緒不當作息失眠或熬夜,也被認為和胃食道逆流的風險有關。

● 基因體質
除了上述提及的危險因子之外,基因因素會影響個人體質,也會和上述危險因子交互作用,進而影響疾病發生的風險。FTO是常被提及之肥胖基因,其表達之蛋白具有RNA去甲基化的功能,進而影響食慾、能量代謝和白色脂肪之形成。胃食道逆流的發生和肥胖密切相關,而英國生物資料庫的研發也證明FTO基因上的多型性(SNP)與肥胖引起的胃食道逆流的風險有關。

介白素(Interleukin, IL)是調控免疫和發炎反應之重要細胞激素,其中介白素-1β (IL-1β)被發現有調控胃酸的功能。IL1B上的如其中一個SNP rs1143627就在台灣的族群研究中發現與逆流性食道炎有關,更被指標型臨床基因資料庫ClinVar註解為風險因子

● 預防與健康管理
胃食道逆流的預防主要包括飲食和生活習慣的調整,以避免胃酸侵蝕食道的機會。

飲食和習慣的調整包括:
✔️ 均衡飲食,少量多餐
✔️ 不吃宵夜
✔️ 飯後2小時內不平躺
✔️ 減少菸、酒、咖啡及辛辣刺激物的攝取
✔️ 避免過重肥胖
✔️ 盡量穿著寬鬆衣物
✔️ 正常作息不熬夜
✔️ 適度運動
✔️ 常保愉快心情
✔️ 不濫服藥物。

胃食道逆流常以胸口及喉嚨有灼熱不適感、喉嚨有異物感,或酸臭感,嚴重時半夜醒來數次的症狀表現。若有上述症狀可以到醫療院所之相關專科進行診治。而除了標準治療外,也有多篇論文報導「益生菌」可以改善胃食道逆流的不適症狀,也提供您參考。

❤️‍麗寶醫事檢驗所關心您  0800-885-010 (0800-幫幫我-010)
❤️‍麗寶醫事檢驗所LINE@官方帳號- Line@037hvjzs

參考資料 :

– 常見惱人的胃食道逆流疾病 (奇美醫院 胃腸肝膽科主治醫師 李勇明)
–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健康九九Youtube專屬頻道
– Gharahkhani, P. et al. Chronic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shares genetic background with esopha-geal adenocarcinoma and Barrett’s esophagus. Hum Mol Genet 25, 828–835 (2016).
– An, J. et al.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GWAS identifies risk loci that also associate with subsequent severe esophageal diseases. Nat Commun 10, 4219 (2019).
– Eusebi, L. H., Cirota, G. G., Zagari, R. M. & Ford, A. C. Global prevalence of Barrett’s oesophagus and oesophageal cancer in individuals with gastro-oesophageal reflux: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Gut 70, 456–463 (2021).
– Cheng, H.-H., Chang, C.-S., Wang, H.-J. & Wang, W.-C. Interleukin-1β and -10 polymorphisms influence erosive reflux esophagitis and gastritis in Taiwanese patients.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 25, 1443–1451 (2010).
– Chen, Y.-H., Yu, H.-C., Lin, K.-H., Lin, H.-S. & Hsu, P.-I.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for Barrett’s esophagus in Taiwan. World J Gastroenterol 25, 3231–3241 (2019).
– Hung, L.-J., Hsu, P.-I., Yang, C.-Y., Wang, E.-M. & Lai, K.-H. Prevalence of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in a general population in Taiw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 26, 1164–1168 (2011).
– Cheng, J. & Ouwehand, A. C.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and Probiotics: A Systematic Review. Nutrients 12, 132 (2020).
– 麗寶基因官網 健康管理與基因探索